名师简介

赵玮璋

赵玮璋:1963年11月生,汉族,酒泉市实验中学副校长,中学政治高级教师,甘肃省优秀教师,甘肃省骨干教师,甘肃省特级教师,全国模范教师,甘肃省优秀专家。在教学一线工作24年,担任班主任15年,主持省市级教育科学课题三项,一项获省级二等奖,发表论文三十二篇。

 

业绩材料:

赵玮璋同志单行材料

     赵玮璋,男,1963生,甘肃民勤人,中学高级教师,甘肃省特级教师。1987年7月毕业于西北师范大学政治教育专业,同年分配到甘肃省酒泉中学担任高中政治课教学,期间长期担任班主任工作,以及政治教研组组长、教务处副主任、教务处主任工作,2006年3月调入酒泉师范学校、酒泉市实验中学担任教学副校长。兼任酒泉市教育学会政治专业委员会理事长,甘肃省教育学会政治专业委员会副理事长,是酒泉市中学高级教师及中级教师评审委员会专家组成员,甘肃省教育厅新课程实验政治学科专家指导组成员,同时是酒泉市宣传部编外讲师团成员。
    正如赵玮璋在参加全市优秀教师巡回宣讲团的报告中所说:人可以没有财富,没有地位,但不可以没有梦想和追求。他取得的成功,应该归功于他对教师、教育的梦想和追求。
    1987年的那个骄阳似火、汗流浃背的7 月,赵玮璋正经历着毕业分配的诀择考验。由于在民勤的一个几乎开不起课的乡村中学考取西北师大而且没有任何一点外语基础,让他的黄金时代的大学生活充满了自卑,多半的时光是在图书馆最不起眼的角落里度过的。他用心去准备了整整四年,庆幸终于师大毕业了,可以实现他的教师梦了。年轻人的倔强和青春的激情,让他主动选择了甘肃最西部的边陲宁静之城——酒泉市。因为他有一个近乎本能的想法:越是偏远地区的孩子们会越需要他,要尽其所能,为学生撑开一片澄明的蓝天。
   古人云:“亲其师,信其道。”走上讲台的第一天,目光面对着六十多双渴求知识的眼睛,他感受到了自己沉甸甸的价值。 为此,他惜时如金,全身心地备课、上课。每备一课,都把课文倒背如流,精心搜集的相关材料也烂熟于胸。他记得第一次上哲学课,他别出心裁地运用古希腊先哲苏格拉底式的发问:我们是谁?我们究竟从哪里来?我们究竟该向何处去?这些古老的哲学命题令学生惊异而思绪连绵,他们的目光如一束束跳跃的火苗,那样充满期待,令他顿时感觉到自己像个战略家一般,思接千载,视承万里。 有一次,初为人师的他去青海西宁开会,与学生小别半月,回到学校刚走进教室,教室里欢声雷动,掌声四起。那一刻,一种莫名的感动涌上他的心头。教师做到如此境界,夫复何求!那场面永远定格在了他的记忆。学生的信任支撑起了他倾斜的人生,他获得了从事教师职业所需的刻骨铭心的挚爱,并暗下决心一定要用自己的知识和挚爱去支撑起学生的未来。 
   凭着一点职业悟性和灵气,很短的时间内,他成了学校公认的“后起之秀”。教完一轮高三后,他认识到,虽然他的教学才情飞动形象风神,深受学生的欢迎,但学生的能力素质并没有出现强劲优势。何故? 是在师生关系上却有本末倒置的现象,学生没有主动参与学习,导致学习效率的不高。  从此他更加清醒地认识到:要保持自己的魅力,仅仅靠一点“卖弄”是不够的,更应该提升自己教学的综合能力和素质。在后来的这十多年里,为了履行好教书育人的天职,他更加勤奋,更加努力,他有个朴素的愿望:不管在哪个班上课,要始终要有一个信念,那就是这个班因为你而精彩。为此,他要求自己除了参加学校组织的教师政治学习和党员学习外,做到每天的新闻广播必听,每天的党报和教育报必看,在政治上思想上做一个明白人;他订阅了十种以上的专业杂志,坚持每天晚上读书两小时,十几年下来,仅读书笔记就超过百万字,并累积了2000多张教学资料卡片。节假日,尤其是周休日,大多是在办公室读书思考中度过,春夏秋冬,周而复始。边教边学,边学边教,构成了他多年的从教生涯的生命方式。当时他的愿望只有一个,趁着年轻精力旺盛,身体健康,多学一点,多干一点,免得老来后悔。 
    多少年来,赵玮璋心底一直珍视教师这份得之不易并体现了自我价值的职业。进而常常思考:作为专业特征极强的教师职业,究竟应该拥有怎样的的专业生活内容和职业生活方式?怎样做,教师的职业才能达到别的专业人员不可替代的境界?对上述问题,理论上求解是容易的,而在实践中真正去做,就需要意识和毅力。从此,他突破了学科专业的局限,更多涉足教育理论的领域。那些艰涩的理论专著,他重又捧起硬着头皮来读,然后再苦思暝想,力图将其专业话语转译为的经验话语。天书无垠,行者无疆。读书丰厚了他的底蕴,拓展了他生命的宽度和厚度,更使他在解“教学之牛”时,能达到“恢恢乎游刃必有余地”的境界。他更深刻地体悟到:教师要把艰涩嶙峋的教材粹炼得平易可感,要把玄奥缜密的知识诠释放给天性各异的学生,这等于用手掌碾碎石块,用体温焐化冰块,这举鼎若鸿的字字句句都要耗费难言的艰辛,而我们无比艰辛的结果却是不能让学生感到艰辛,难怪我们得殚精竭虑“为伊消得人憔悴”。正如人说:三尺讲台,演绎精微世界;一方黑板,集成浩瀚乾坤。为了让学生在课堂上活动起来,让学生真正成为学习的主人,他根据教学积累,结合教育理论在吸收借鉴的基础上,尝试实验“三自一导”教学法,即学生自主地制定学习目标,自主地投入学习活动,自主地实现知能提升,教师则在关键处相机引导。这一方法,让课堂真正成了学生的向往:课堂上学生始终处在主动、积极、自觉的主人地位,学什么、怎样学、学习效果的控制,都由他们自主把握,教师成为学生的合作者、引导者。这种方法,激发了学生的欲望,拓展了思考空间,教和学都进入了愉悦的境界,课堂成为师生重要的生命经历。这些探索收到了明显的成效,他所带班的学科高考成绩多年遥居全市前茅。他曾代表酒泉地区参加甘肃省青年教师政治优质课大赛,在如林强手中脱颖而出,荣获一等奖第一名,让省城名校的同行对这个来自边远地区灰头土脸的普通教师刮目相看。同年他的的处女作“莫让课堂教学失去了创造性”也在省级刊物正式发表,从此他先后在《中国教师》、《中学政治教学参考》、《思想政治课教学》、《教学与管理》、《现代中小学教育》、《教书育人》、《甘肃教育》、《教育革新》等十多家报刊上发表专业文章和教育随笔等100多篇,逐渐成为省内中学政治教学研究方面的前行者。近年来已经有三项教学研究成果连续获得两年一度的甘肃省基础教育优秀科研成果奖励,并有四项教学研究成果或酒泉市基础教育优秀科研成果一等奖。一项课题通过省级鉴定并获优秀课题。还有近三十篇学术论文在各种学术会议上交流和论文评选中获奖。 这让他深深体会了先驱者们 “十年铸一剑”、“板凳甘坐十年冷” 的教喻精义。多年来,赵玮璋先后担任超过二十位青年教师的指导老师,其中许多青年教师已经成为省市骨干教师和学科带头人。
   与此同时,理论的逐步充实,使他更以思想者的眼光审视教育,以教育者的情怀感悟世界。于是,他赋予了教师梦以新的内涵:要立足更广阔的背景、更深髓的层面去倾诉自己对教育的热爱,实现我的教育之梦。教师的天职就是教书育人,他要在教书育人中实现一个强烈的愿望: 上课,就要如苏霍姆林斯基所说的让课堂成为“点燃求知欲和道德信念火把的第一颗火星。” 课堂是生命相遇、心灵相约的场域,应当让智慧之光人文之光普照到每一个学生的心灵深处。而只有当教师对他所教内容如同己出、烂熟于胸、了如指掌、才能得心应手、左右逢源、信手拈来、妙趣天成,才会有那样一种拥有真理、“一览众山小”的自信与挥洒;也才能身在课堂,心在课堂,神在课堂,缔造一种处于颠峰体验状态的教学对话场。在这种教学对话场里,教师释放并澎湃着因材施教的精心与睿智,塑造心灵的敏锐与巧慧,“一言救世界”的气象与格局;学生则神形贯注、思路敏捷、如沐春风,学有所得、学得轻松、学得幸福,师生的生命过程时时流淌着诗意充盈着温馨。话,谈清了;理,摆透了;情,交融了;心,贴近了。哪有心声不能聆听?哪有心弦不能共鸣?哪有心灵不能点燃?哪有心花不能怒放?  带班,就要“把希望带给学生。”让所教的每一个学生都有一种幸运感,让他们感到,在这个班上的日子是自己生命中最值得骄傲,也是最值得怀念的一段时光。是啊,基础教育应该在学生内心世界中打下一个亮丽的底色。 正如教育学者肖川所说:如果一个人从来没有感受过人性光辉的沐浴,没有走进过一个丰富而美好的精神世界;如果从来没有读到过一本令他激动不已、爱不释手的读物,没有苦苦地思考过某一个哲学命题;如果从来没有一个令他乐此不疲、废寝忘食的活动领域,没有过一次刻骨铭心的经历和体验;如果从来没有对自然界的多样与和谐产生过深深的敬畏,没有对人类创造的灿烂文化发出过由衷的赞叹……那么,他就没有受到过真正的教育。真正的教育一定能够给无助的心灵带来希望,给稚嫩的双手带来力量,给蒙迷的双眼带来澄明,给孱弱的身躯带来强键,给歪曲的脊梁带来挺拔,给卑琐的人们带来自尊。让人成为一个拥有希望、力量和自信的人,带着理想,带着憧憬,带着对生活的柔情与热爱,走出课堂,走出校门,走向更为宽广、丰富和多样的生活世界,正如德国诗人荷尔德林所说:“人,诗意地栖居在大地上。”对教育的全新领悟让他的教育境界变得高远而宏阔。
   同时,多年的教书育人生涯,让赵玮璋深切地认识到,教育者必须是个忠实的人文主义者,“爱满天下”是我们的宿命。苏霍姆林斯基说:“凡是缺乏爱的地方,无论品格还是智慧,都不能充分地自由地发展。”没有任何真正的教育是可以建立在轻蔑与敌视的基础的,也没有任何一种真正的教育可以依靠惩罚与制裁来实现。赵玮璋曾经沉重地提起一件事:他曾有一位姓陈的学生不思学习经常逃学打架,他认为已经屡教不改无可就药,便坚定不移地促成他的勒令退学,几年后的一个偶然的机会,他们竟在街边的小摊上不期而遇,那个陈姓学生在卖烧烤,他本想躲开,但他们几乎同时发现了对方,陈姓学生迅速撒下手中的活,跑过来虔诚地握住他的手,惶恐而恳切地拉他去吃烧烤,并腼腆地一遍遍说着当年太淘了让老师费心了也没出息给老师丢脸了,没有一句埋怨老师的话,他不知道怎样吃下那个学生的羊肉串又怎样离开小摊,他为曾经的轻率、鲁莽、简单、粗暴付出了永难忘怀的心灵代价。之后,他从心底暗下决心:决不从我手中开除任何一位学生。有位教育家说过:“生命既是一种强大的生命力,同时也是一种脆弱的极易损伤的珍品,有时只消一句冷酷无情的话,就足以扯断一根生命线。” ……是啊,善于把教育失误变成教育财富,这是任何一个教育者从普通教师走向教育专家乃至教育家的最关键的因素之一。是的,无论我们教书还是育人,常常需要这样的时刻,能在疲于奔走的人生驿路上,驻足回望,看看身后留下的足迹,然后从弯弯斜斜的行路轨迹中,获得经验的启迪,从而校正心路目标,充满自信和爱心地迈向前程。要照亮别人,首先自己身上要有光明;要点燃别人,首先自己心中要有火种。
    赵玮璋有多次跳槽的机会,但他最终都毅然拒绝了。他知道,是教育这片神奇的热土成就了他。只有在这片天地中,他的生命才能够肆意飞扬。在这里,辛劳会长出甜蜜,执着会收获爱恋;这里没有心灵对心灵的敲打,只有心灵对心灵的沟通和碰撞。我们用率直和恳切、儒雅和大度、柔情和挚爱编织的心曲,会变成催人奋进的号角和鼓点。今生有幸教书,它让我们的心灵为之变得亲切、温暖而宽容,有了一种心怀苍生的柔情与塌实。作家贾平凹到济南讲学时,有人问他:“人最重要的品质是什么?”他说:“是责任心。”是啊,人到中年,在家上有老下有小,在单位中流砥柱独当一面,因此,对家庭和社会所肩负的责任就更加重大,责任心也就显得更加重要。现在,赵玮璋上每一节课都小心谨慎,越是认真备课,越觉得以前不够严谨,常常自责不迭。 任何一个学生有了困惑和困难,我都惦念萦怀,直到帮助他解决才释然松快。 他认为,当老师,无论社会如何变化,甘为人梯、乐于奉献是我们的命中注定。当今社会,处处是考场,天天有考试,时时得答卷。社会开放了,做人的原则不能开放;经济搞活了,做人的灵魂不能搞活;禁锢冲破了,做人的底线不能冲破。尤其是教师,为了子孙后代的成长,为了人类高贵的灵魂,必定要守住心灵的净土,保持永远的纯真。每当夜深人静, 他扪心自问从教生涯,故事不多,宛然平常一段歌,却能深深地体味到一种痴守一方教坛的神清气定和一种不肆张扬的恬淡与从容。是的,教师是一个使他人和自己变得更美好的职业。教师职业具有教人求真、向善、臻美的属性,在心地善良的人眼里,教师是智慧和品德的化身。教师像一盏不灭的灯,在照亮别人的同时也照亮了自己;教师像一本经典的书,提升别人的同时也提升了自己;教师更像是一首富有哲理的诗,给学生带来诗意般享受的同时也丰富了自己。伟大的教育家陶行知说过:“捧着一颗心来,不带半根草去”,正是对为人师者的最好写照。
    印度诗人泰戈尔说:“天空没有翅膀的痕迹,而鸟儿已经飞过。”二十多年来,赵玮璋努力实践着自己笃信不移的古训:“勤能补拙”,“笨鸟先飞”,“孥马十驾,功在不舍”,虔诚地守望着一个关于教师、教育永远不灭的梦想,无怨无悔。他无比庆幸命运让他成了一名人民教师,能够全心全意地忠诚党的教育事业。 追求之路虽然充满艰辛与苦痛,但他感受到了生命境界的提升,有一种凤凰涅磐的惬意。他的不懈努力也得到了组织的肯定和社会的认可。1998 年他被破格晋升为中学高级教师,他还先后被评为“酒泉市学科带头人”,“酒泉市3251人才库优秀人才”,“酒泉市拔尖人才”,2000年被评为“甘肃省级骨干教师”,2002年被评为“甘肃省级学科带头人”,1999年被教育部和宣传部授予“全国百名优秀政治课教师”, 2002年9月被省委、省政府授予“甘肃省优秀教师”省“园丁奖”教师,2003年12月又被省委、省政府授予“甘肃省优秀专家”,2004年被教育部授予“全国优秀德育课教师”,并被教育部和国家人事部联合授予“全国教育系统劳动模范”,同年曾作为“中国教师代表团”成员访问美国。2006年又被甘肃省委、省政府授予“甘肃省特级教师”称号。 他曾深情地说:我只有更深地扎根于教育这片多情的热土,用我全部的生命,为可爱的学生奉献青春和才智!不管未来有多么遥远,不管过程有几多艰辛,春华秋实,我们共同走过。  

酒泉市实验中学
                                 2011年7月6日

 








 

省教育厅师范教育处

张 永

电话:0931—8820648

省教科所

王宗信、何宝平

电话:0931—8960313

---------------------

监督电话:0931-8820641

 

 


 
>
版权所有:甘肃省教育厅 电话:0931-8820648  
地址:兰州市南滨河东路571号